快捷搜索:

扬州退休官员被“儿子前女友”举报 :一个“前女友”的反腐战

华灯初上,黄宇带一位女子上了他的凯迪拉克。王燕茹守在餐厅外,悄悄发动奔驰轿跑紧随其后。她怒火中烧,在扬州老街的窄道上,以将近80公里的时速跟踪着前面的凯迪拉克。黄宇最终把车开进了一个小区里,然后带着那个女人上楼了。这个小区王燕茹无比熟悉,她把车停在黄宇的凯迪拉克车旁,在车里等了一会儿,然后上楼看到她预见的一幕。这家民间协会隶属于扬州市文联,会员多是扬州退休干部。一位与扬州前市长相熟的民主党派人士曾是协会的常客。这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界面新闻称,扬州官场曾有一个文玩字画圈子。主政官员离开扬州的时候,协会都会挑几幅送行。业内很多人知道,落马的南京市市长季建业在扬州任职时曾通过这个圈子大面积收藏字画,扬州一些干部都是送字画拉关系升职的。季建业落马后,上一任扬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原扬州市政协副主席朱振海曾违纪被纪委处理。那时候黄道龙任扬州市审计局长,也经常出入这个圈子。后来黄道龙任职扬州市国资委的主任,主持扬州亚星集团、扬州柴油机厂等国企的改制。黄宇告诉王燕茹,“玉饰是那时候别人送给黄道龙的礼物”,价值25万元。王燕茹鉴定之后,以5万元价格处理了给一位朋友。2015年12月份,黄宇对王燕茹称,他父亲让他把房产处理掉。黄宇说自己身份不便,希望王燕茹出面处理。王燕茹当时在中国银行扬州支行信贷科负责房产贷款。因为职务之便,王燕茹认识很多房产中介。王燕茹不想多管黄宇的这些事。她只提到扬州栖月苑一处三层联排别墅。那栋别墅位于扬州市区,非常适宜居住。但是,这栋别墅因长期无人居住,院子里已经长满荒草。王燕茹觉得“用来长草可惜”不如“价格便宜点儿卖掉”。但黄宇并不想处理掉这个别墅,所以定价相对较高。后来王燕茹举报黄家父子的时候,这套别墅才以总价330万元的低价处理。处理房产期间,是两人的蜜月期。之后黄宇工作几经变动。他从扬州市财政局调任广陵区沙头镇,挂职一个村的第一书记。后来又经过运作,调任扬州市政府采购处,当了一名科长。黄宇开车时,问王燕茹:“怎么车里有烟味,是不是哪个男的坐过。”王燕茹不服气地反驳,俩人在车里吵了一路。到了尚城公寓,王燕茹不让黄宇离开,硬是坐在车里不出来。黄宇按捺不住火气,把王燕茹从车里硬拖了出来,扔在路边。此时,王燕茹才想起黄宇周末经常要去北京参加“党校培训”的事情。她如今才明白,“他周末去北京,不是什么培训,是陪这个女人”。这让王燕茹备受打击。与此同时,她查阅了黄宇一张中国银行信用卡的消费记录。“黄宇平均一个月开房五次,都住五星级酒店,大多数是在上班时间”。更多的朋友告诉王燕茹,黄宇不仅与一位女子保持有不正当关系。知道女儿的事情后,王燕茹的父亲王元凤找到黄道龙,黄道龙正在车库里整理他的古董,两人发生了口角,黄怒气冲冲地说,黄家从不承认这个媳妇。“玩个把女的怎么了?”她不想忍气吞声,随后,她整理手里的证据,并在微博上发布实名举报黄宇巨额财产来历不明、隐婚玩弄妇女等信息。同时,她一并把材料交给了扬州市纪委。2017年9月份,殴打事件两个月后,扬州市邗江分局对黄宇打人做出不予处理的决定。王家向扬州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做轻伤鉴定时,一位医生告诉王燕茹:“黄家找人了,报警没用。”她还举报称,黄道龙父子拥有来历不明的房产、珠宝、书画、成套红木家具、豪华轿车及大量银行卡和现金,资产高达几千万元。举报信晒出了豪车、豪宅、古董的“登记表”,并交代了部分财产的具体情况,如房产中有两套别墅分别为238平方米和180平方米,另有一套别墅已缴纳15万元定金,有两套房产已经售出。此后,外界开始不断有传言说王燕茹精神“偏执”。她还接到过匿名威胁电话,说过一段时间“黑白两道”要教训她。重重压力之下,王燕茹经常和父亲吵架,摔东西。最后,她因精神抑郁住院治疗。今年春节过后,一个自媒体公众号发布了她的遭遇,引起广泛关注。2月底,扬州纪委发出公告称,对王燕茹的举报信息进行核查。老杨麟是扬州国画院第三任院长,他的画作在扬州有很有市场。老杨麟听说黄道龙要画,“骂了一句脏话”,但是,他没有驳陈寿喜的面子,帮他画了一幅画。黄道龙象征性的拿100元拿走了老杨麟的画作和陈寿喜收藏的另一张画,但是帮陈寿喜儿子安排工作的事情却从此不提。1990年代的一天,黄道龙在扬州汶河南路一家工作室相中了一幅陈大羽的三只小鸡。那幅画用红木框镶嵌,宽40厘米左右,高60厘米左右。黄道龙得知陈寿喜与工作室主人陈振(化名)关系不一般,便让陈寿喜带着他去看看。陈振是一位民主党派人士,与扬州市的过往的数位政府高层交往甚密。陈振说,“那次之后,我觉得黄道龙这人比较滑头,再未和他来往。”1996年,陈寿喜所居住的扬州曲忆门街拆迁。黄道龙跑到陈寿喜家为“没有给他儿子安排工作”的事道歉,并许诺说,这次拆迁,给你运作一套房。黄道龙在职的时候一直“专事字画古董,国家干部精力全用在这里了”。几位当地的离休官员说。原扬州机关事务局局长潘永琪也是收藏协会副会长,他熟悉黄道龙,“十年前,黄家被盗,字画不少被偷。小偷抓住了,黄不敢承认字画是他的。”王燕茹举报黄道龙后,很多官员都不再参加收藏家协会的活动。收藏家协会秘书长丁道民对界面新闻称,黄道龙已不在协会。“他在前几个月,说身体原因,协会的活动他不参加了”。举报之下,黄宇已经停职接受调查。2018年3月20日,扬州市纪委监察委微信公众号“清风扬州”发布消息,扬州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任黄道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